Autechre's Tsugi interview 2018 年 10 月 | ayrtbh

原文 英译

摘录:

Sean Booth:如果一张专辑由于长度 8 小时而具有革命性,那只能说这世界真是无聊到死了。

Rob Brown:这全看语境,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其他艺术家做过时长很长的音乐。

Sean Booth:我从 1980 年代就听一些非常长的曲子,一开始是 Eno 和氛围音乐,然后是 Bernhard Günter 与 Selektion 厂牌下的艺术家,The Hafler Trio, Kevin Drumm, Daniel Menche, Roland Kayn... 凭什么我们(做了 8 小时的音乐)就比这些人更激进了?

Sean Booth:很多对 Autechre 的批评是说从 Tri Repetae 之后 ae 就跳入虚无了,从 Chiastic Slide 开始。音乐记者喜欢 Tri Rep,但他们觉得 Chiastic Slide 是逼着他们吃蘑菇。

Rob Brown:Chiastic Slide 是我们开始用 Mac 电脑和对软件产生热情的时期……也就是可以完全满足我们的需求实现我们想法的工具。

Rob Brown:我记得曾有人嘲笑我们不懂合声,跟我们说:“哦你们全做错了”。

Sean Booth:Aurechre 在 Warp 的第一首曲子 The Egg 里面一共只有两个音符。如果听起来好为什么还要再加第三个?有什么问题么?

Sean Booth:我唯一不喜欢 casio SK-1 的一点就是它的键盘。一个时刻提醒着你那些毁了你生活的老式音乐家的方法。

Sean Booth:在我们看来电子音乐家庭工作室的习惯很荒谬!别和我们说 MIDI,DAW,keyboard,就是所有这些把每个人都耽误了。

Sean Booth:如果没有感受到限制我没法做出不一样的音乐。

Next Post Previous Post